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竹林雨轩

我喜欢观赏竹子的青葱碧绿,挺拔秀俊;也喜欢亭轩凭栏,静听雨打浮萍的意境。

 
 
 

日志

 
 
关于我

原延安插队北京知青,曾在祁连山下生活战斗十八年,后来回到北京。一生从事的主要职业是教师。信奉的人生格言是:爱人者人恒爱之,敬人者人恒敬之。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燃烧的军马情——延安军马场保儿塬的故事(之二)竹林雨轩  

2009-12-18 11:04:23|  分类: 感悟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是一段历史,一段知青成长的经历,一段值得回忆的激情燃烧的岁月,留给人们反思的东西太多,太多。

 

            二、激情燃烧的保儿塬

  我们来到延安军马场不久,场里就开始布置迎接新年联欢的活动,要求各连队排练节目参加场里的联欢汇演。听到这消息,保儿塬立刻沸腾起来。连里绝大部分是知青,年轻充满活力,更重要的是通过一个多月的共同生活锻炼,大家彼此关系融洽,都对这个新的集体产生了感情。出于集体荣誉感,谁也不甘心让我们五连落在别的连队后面。大家都为编演节目出主意,想办法,有一技之长的更是自告奋勇。很快编导节目的班子有了,写作首先是老彭——我们连的才子,其次是我,受众人热情的熏陶,我也毛遂自荐要编写一个节目。至于配曲和编动作主要是靠七号窑洞的才女董六乔和赵月,还有一个“智多星”叫李集仁,脑子反应快,经常能出点子。出什么节目呢?不知是谁提出,我们五连应该有自己的连歌,这提议立刻得到大家的拥护,并且认为最好采用载歌载舞的表演形式。写作的任务就交给了老彭。他还真不简单,很快将连歌的词写了出来。大家一看,都拍手叫好。这首歌真实地反映我们艰苦奋斗的生活,表现的主题是:军马战士意志坚。从形式看,采用具有特征性的动作化的语言。五连与其他连队地理环境不同,一、三、四连一字排开在场部西面的大道两侧,属于平川,二连在山沟里,而我们五连在高高的保儿塬上。从场部往南进沟走八里,再顺着“之”字形山路爬山约二里路,才可以登上塬,上面就是平展的土地了。我们无论是劳动,还是出门办事都少不了爬这座大山,每一次对体力,对意志都是一次考验。令人自豪的是,我们的战友,不管多累,都没有一个人抱怨,总是豪情满怀。是啊,这山,这树林,就是我们的家,我们的家这么美,怎么会抱怨呢?因为爬山是我们劳动乃至生活中最富于标志性的动作,所以这首歌就从爬山的动作入手来表现主题。我还记得这首歌的第一段词:“迈开大步走得欢,走上五连保儿塬。今天不把别的唱,唱唱军马战士意志坚。军马战士意志坚,千难万险不怕难。哎!跟着党,干革命,建设马场,建设延安,坚决接好革命班。”老彭的词说出了大家的心里话,词立刻拍板通过了。董六乔、赵月她们马上找曲子配词,换了一个又一个,终于找到合适的曲子。真让人佩服,她们不会作曲,但她们会翻唱,也够绝的!然后找演员,猜想舞台不会很大,决定用六个男演员。连里就这么几十号人,都那么熟悉,太容易挑选了。荣幸表演这节目的有王建中、石双瑞、李集仁和我,还有两位的名字想不起来了。我想他们选中我,主要那时我那时比较活跃,一天蹦蹦跳跳的,笑眯眯的,挺讨这些哥哥姐姐喜欢的。该排节目了,老彭和那几位大姐在那编排,我们几个演员也出主意,很快动作就设计好了,特别强调那个爬山摆臂的动作幅度要大,要整齐。我们练得特别认真,谁也不想在场里的大舞台上给连队丢脸。节目越练越好,大家劳动走路都哼着这支歌,真的很着迷。除了这个主打节目,我写了一个诗表演的节目,采用对话的形式,先朗诵,后对唱。演员是路明大和赵月,形象很好,朗诵功底不错。但是唱到最后的高音符,比较吃力。李集仁出了一个主意,他说:“这有能唱得上去的,可以加伴唱啊!”好主意,于是这任务就落在李集仁、我和另外两个人身上。老彭又写了一个对口词,写马场老工人迎接新工人的情景。表演者是陈凤池和李集仁。他们俩,一个是洋相鬼,一个是冷面滑稽,配在一起,很有幽默感。那词开头是:“抬眼望,向前方,目不转睛看路上。这是马场老工人将新工人盼望。”他们开玩笑说:“别说错了啊,是马场老工人,不是马场老流氓。”“哈哈……”大家全笑了。这节目无论词还是表演,都有点噱头,很招笑的。除了自编的节目,我们连还有现成的节目:一个节目是女生独唱,表演者是一位从南泥湾来的女知青,是陕北人,看去年龄比较小,胖乎乎的,姓郝,大家都亲热地称她“小胖子”。小胖子可不简单,天生一副好嗓子,一段陕北道情那真是原汁原味,悠扬婉转,特别好听。另一个节目表演者是崇新军和石双瑞,由崇新军表演现代戏京剧《红灯记》中“李奶奶讲革命家史”的一个唱段,石双瑞用京胡给她伴奏。崇新军人很利落,快人快语,她那略微有点沙的嗓音,用在李奶奶这段唱腔上真有沧桑的感觉,加上她的激情,真有一股感动人的力量。至于石双瑞呢,是真人不露相,往那一坐,二郎腿一架,京胡往腿上一放,左手指把住琴弦,右手一提那弓,身板纹丝不动,神情泰然,双目似睁似闭,那琴师的劲就出来了,只一段抑扬顿挫铿锵有力的过门,就把演员的情绪带了出来。就这样,连里一共排练了五个节目,虽然觉得实力不弱,我们几个编导还是有些担心: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谁知道别的连队节目会有什么高招呢?当连队的战友们津津有味地谈论着排练节目趣闻的时候,当保儿塬上到处传唱连歌“迈开大步走得欢”的时候,我们觉得在享受过年的气氛。但随着汇演时间的接近,我们的心情也越来越紧张。至于我自己,还是在上小学的时候,上过舞台,那是在首都电影院的台上,是两个学校联合会演。毕竟是小时候的事,现在上台还行吗?又一想,反正紧张不紧张都得上台,拿出勇气来吧,加小心就是了。

  终于延安军马场场部直属单位和一大队的新年联欢汇演拉开了大幕。各连队的节目精彩纷呈,如二连的《延水天,小八路》的舞蹈,虽然觉得演小孩,演员显得大了些,有人戏称“老八路”,但他们地道的灰布军装一穿,军帽一戴,绑腿一打,武装带一系(真不知他们从哪借的服装),还是吸引观众的眼球,表演也比较认真,引来一片笑声和掌声。四连的京剧《沙家浜》选段,那位男演员表演八路军指导员郭建光,也是化妆出场,唱的是“朝霞映照在阳澄湖上”那一段,边唱边做划船动作,演员浓眉大眼扮相好,声音也比较洪亮,给人印象不错。后来到山丹场,与他在一起工作了,才晓得他就是林金义。不过也有演节目演砸的。一位老兄表演京剧清唱《智取威虎山》选段,因为紧张,刚走出台口,就开口唱,一下把大家逗乐了。大家一笑,他不知怎么办了,词也忘了,喊一声:“不唱了!”扭身就下去了。还有一位老兄,唱“我爱马场”,音起高了,到后面唱不上去了,“我爱马场嘞——”,发出了颤抖的声音,有点像马在嘶鸣,“轰”的一声,满场笑声。节目一个挨着一个,说话就该我们五连出场了。我们的连歌表演先上,我们六个人站在右边台口,我站在最前面,尽可能控制内心的紧张,把注意力和情绪集中在歌曲和动作上。音乐起,迈步——摆臂——再迈步——摆臂……嘴里唱着,心里数着步子,提醒自己注意表情,到了——转身,正好到指定位置。还别说,我们这别出心裁的亮相,还有充满激情颇具特色的连歌,马上激活了全场的气氛,赢得一片掌声。下面我们就更放得开了,歌声嘹亮动听,动作整齐划一,顺顺当当就完成了表演过程。当我们在掌声中回到后台的时候,台后的几位战友都高兴得跳起来,不住地说:“太棒了!”下面是对口词,紧凑的节奏,诙谐的表演,引起观众阵阵笑声。接着是小胖子的独唱道情,一句饱含浓郁乡情的“月照南山”马上使人联想到黄土高原美好的月色,那演唱效果令人翘指称赞。京剧《红灯记》选段开始表演了,尽管没有戏装,演员小崇穿了一件素花衣服,却显得很利落,京胡伴奏还是那么抑扬顿挫,小崇的唱腔字正腔圆,浸透情感,不由得使人赞叹:“好一个痛说家史!”我们的最后一个节目是诗歌演唱,两位演员落落大方,十分稳健。到最后唱到高音的时候,我们几个伴唱的,运足一口气,一下就唱了上去。终于成功了!我们五连的节目顺利拿下来了,每个参加表演的人,都洋溢着喜悦的神情。下得台来,连里的战友们投来赞许的目光,说着笑着,也高兴得不得了。这场汇演的最后一个节目是一连的女声独唱,我记得唱的是《延安儿女学复电》(延安人曾给毛主席写信,毛主席复电指出要继续发扬延安艰苦奋斗精神,歌为此而作)。没想到这位演员不仅嗓音条件好,而且表演也颇具功力,听起来高亢激越,荡气回肠,让你不能不在心里跟着唱。真没想到,大山沟里还有这样好的独唱演员。汇演结束了,我们连队的战友们乘上场里派出的大卡车,从大路转回连里去,到四连拐弯的时候,四连的几位哥们站在路边目送我们上山,突然他们一起唱起了“迈开大步走得欢,走上五连保儿塬……”一下把我们逗笑了,想不到刚演完,他们就会唱了。我们骄傲地凯旋归来,回到保儿塬,初来保儿塬那种凄凉的情绪一扫而光。

 以后的日子,好像过得很快,笑容总是洋溢在大家的脸上,干活聊天都是兴致勃勃。过年的时候,我们还在各个窑洞门上贴了对联。我来写词,胡尔树书写,长得白净文质彬彬的胡尔树写得一笔好字。那时我也真有点灵感,词说来就来。因为写得急,来不及仔细斟酌,有个别对联对得不够工整。有一句“红心似火迎春来”,始终没有忘记,因为时间不长,我们就遭遇了一场山火。

  那天我们农工三班去平整土地,劳动的地点在一个山坡下面,地块不大,但落叶不少。于是几个人把落叶攒到一起,怎么处理呢?当时天气很冷,有人提议说:“烧了吧,还能烤烤火。”我们一看周边也没什么可燃的东西,就同意了。火点着了,由一点,到一小片,然后一圈一圈扩大,上面鲜红的火苗好像舌尖舔动着,下面一周是蓝色的火焰,我们的一位女战友说:“一圈一圈的,真好看!”班长烤热了,也开了个玩笑。说:“你看我,跟洪常青似的。”正当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谈笑的时候,突然一阵大风席卷而来,火焰一下窜得一房多高,忽地一下借风势像一条火龙扑向山坡。“不好!火着上去了!”火燎着山坡上的草瞬间已到了坡顶。“要挡住火头!”我毫不犹豫踩着火烧黑的草坡就冲上去了,觉得身边扑通扑通的声音,几个人影晃动。定睛一看,原来他们几个也冲了上来。这时,火已着成一片,向周围的干草地扩展开去。“赶紧灭火!”心里想着,嘴里喊着,大家用铁锨拼命扑打,可是草比较干,风又时强时弱地刮着,这里扑灭了,那里又着了。附近干活的其他班的战友也赶来同我们一起灭火,而火势不但不减弱,反而凭借风势越着越大。此时刮的是西北风,转眼火连成一条线,向我们扑来。这边灭火的也站成了一排,趁着火焰还只有一二尺高,冲上去拍打——山上没有水,没有别的灭火办法。大家知道,不能让火着过去,后边崖边就是树林,其中夹杂易燃的柏树和丛生的灌木,树林着起来可就没救了。然而,事与愿违,一阵强风吹来,火焰一下窜起来,面前出现一堵火墙,热浪灼人,脸烤得生疼,烟呛得眼睛流泪,泪水又一下被火烤干了。“冲上去!”我们发一声喊,往前就闯,前进不到两米,就被火焰逼得退了下来。又一阵强风,那堵火墙变成一个巨大的箭头,一下撕开灭火人的防线,扑向崖边的树林。等我们再追上去扑打,已经来不及了——那火焰窜得太快了。踩在火燎过的热土上,大家心里焦急万分。“哇”的一声,老刘班长大哭起来:“妈呀!不得了喽!可把祸惹下了!这可怎么办哪!”没想到,转机出现了,树林靠近草地这边有很多沉积的落叶,厚厚的,下面已经沤得发黑。火焰着过来,一接触发潮的树叶,马上落了下来,跟着冒起了浓烟。好机会——谁都知道这是灭火的最好机会。大家一拥而上,一阵扑打,火就这样被扑灭了。当清理了火场大家回到窑洞以后,互相一看,烟熏火燎的都变成三国的周仓。尽管脸疼得洗不成,也没有一个人抱怨。因为大家心里明白,能够扑灭这场大火真是万幸啊!山林严禁点火,这样一个现在看来最基本的一个常识,那时没有谁跟你说,自己也意识不到,知识青年还是太幼稚了!但是大家在这场与烈火的殊死搏斗中,做到了奋不顾身,经受住了严峻的考验,可见“军马战士意志坚”不是一句空话。正是戏如人生,然而人生绝不是戏。光有激情是不够的,还必须有科学务实的态度。随着时间的推移,记忆的积淀,需要人们反思的东西太多了。但那毕竟是一段历史,一段知青成长的经历,一段值得回忆的激情燃烧的岁月。哦,真忘不了——我的激情燃烧的保儿塬!

 

 

                                                                                      2009年12月17日晚于北京

                                            

  评论这张
 
阅读(246)|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