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竹林雨轩

我喜欢观赏竹子的青葱碧绿,挺拔秀俊;也喜欢亭轩凭栏,静听雨打浮萍的意境。

 
 
 

日志

 
 
关于我

原延安插队北京知青,曾在祁连山下生活战斗十八年,后来回到北京。一生从事的主要职业是教师。信奉的人生格言是:爱人者人恒爱之,敬人者人恒敬之。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祁连晴雪寄深情 竹林雨轩  

2010-01-13 21:32:41|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祁连晴雪寄深情    竹林雨轩 - 竹林雨轩 - 竹林雨轩

    祁连晴雪寄深情

          文/竹林雨轩

北京下雪了,漫天皆白。迎着飞舞的雪花,我惬意地走在朝阳路上。潮润的雪花飘落到身上,也飘洒到脸上,立刻就化了。于是我笑了:这雪还是太温柔了,全不像祁连山的雪,充满了阳刚之气。

回忆起三十年前在祁连山下大马营草原生活的时光,除了巍峨的远山,除了广袤的草原,印象最深的就是漫天飞雪的景象。朔风劲吹,周天寒彻。那雪花冻成一粒一粒的结晶,被风卷着扑向草滩,扫向沟壑。一阵风就是一股白色的飞扬的雪尘,迎面打在脸上,感觉像打过来一把冰沙;侧着头,忍受过这一轮“袭击”,跟着下一轮“袭击”又开始了。终于雪尘把沟沟坎坎的地方都填平了,平坦的地方如同铺上了白色的毡毯,地势高起的地方则堆起了雪墙。迎风的人家,门口雪墙堆得半墙高,雪晴以后,街门打不开了,主人常常是从墙头上跳出去,越过雪墙去扫雪。

其实最有威力的,还是那凛凛的寒气。打算开门出去,不戴手套,不垫个东西,是不敢去摸门把手的,否则手指会粘在门把手上。走在风雪中,已不看出平常走的小路,于是一步一个雪坑,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穿着皮大衣,脚上套着军用大头鞋,头上戴着皮帽子,身上不再觉得寒冷,不过感觉有些不妙,一双眼睛上下眼皮,黏黏的总要往一起粘,于是不住地使劲眨眼睛——那可是平生第一次感受到的危机。于是我不由得想起边塞诗人岑参的诗句:“将军角弓不得控,都户铁衣冷难著。”诗人确实体验过这种生活。

在这奇寒的天气里,我们的牧工怎么样了呢?他们穿着光板皮袄,外面又套上了毡衣——因为不这样穿就挡不住刺骨的寒风,而一旦风雪打湿了毡衣,就冻成冰壳,成为坚硬的铠甲,一身装备又何止几十斤重?当他们赶着马群,在风雪中呼啸而去,那立于骏马之上高大的模糊的身影,使人慨叹这些好汉的铮铮铁骨,恍惚看到了金庸梁羽生等大师所写的雪山大侠的形象。如果说,这骑马人是一位姑娘的时候,你会相信吗?是的,军马场的女子放牧班就曾驰骋在冰雪的草原上,书写了一段巾帼英雄传奇。还要告诉你,那里面还有我的老乡北京女知青呢?巍然耸立的祁连山啊,傲然面对千万年的风霜雨雪,我想他若有情一定会为英雄的草原儿女骄傲!与他们生活在一起,我学会了刚强——冻死迎风站,挺起你男子汉的脊梁!那还是我在马四队教书的日子,一次大风雪,我从宿舍跑到食堂去打饭,仅仅一百多步的距离,急骤的风卷着雪片糊到我的右边脸上,来不及挥去,一进食堂,就把正在就餐的牧工们全逗笑了,原来我的脸右半边连右肩一片雪白似乎成了石膏像。我从他们开朗的笑声中,听出了友好,是啊,这样的镜头在他们看来不过是那风雪交响乐中的小插曲,一个小花絮而已。

【原创】祁连晴雪寄深情    竹林雨轩 - 竹林雨轩 - 竹林雨轩

只有刚强的汉子才能生活在这有苍莽气魄的祁连山下,只有心胸开阔的人才能驰骋在这广袤雄浑的草原。于是我理解了这里男人们刚毅的面容、爽朗的笑声,理解了这里女人们火辣的性格,率直的语言。没有什么困难能挡住他们的去路,小小不言的坎坷不过是微染小恙,何足挂齿!

一次马一队的炮车(一种从部队退役的铁制马拉车)驾辕的马在七墩(墩,是古代烽火台的遗址)附近出了毛病,在乘车的几个人无计可施的时候,其中一位身材彪悍的汉子说:“你们上车吧!我试试!”于是把那匹马拴在炮车后,几个人上了车,而这位硬汉架起了辕,居然拉了二三十里路回到四墩马圈。尽管这一路基本是下坡,尽管他的健壮有力大家早有所知,但他非同凡响的表现还是让众人发出惊叹——这真是草原的勇士!还有一次,我和几个人坐炮车去场部,我的一位朋友骑着马与我们做伴。突然,一个马失前蹄,只见他一个前滚翻从马上掉了下来,吓得几个人惊叫了一声,心都提到嗓子眼上。没想到那匹马是参加过马术表演的马,的确训练有素,一下就站住了,而我那位朋友脸不变色,从地上站起来,掸掸土,整理一下鞍具,一翻身又骑了上去。他自始至终未见一丝慌乱,那镇定的气质令人钦佩。

可不要以为这些硬汉心如铁石,恰恰相反,这里的人们无论男和女都一样具有古道热肠。你到马队去做客,他们会用奶酪般的酸牛奶招待你;你到他们的家里去,他们的家人会敬上青稞酒,一家人毕恭毕敬依次向你敬酒,那就叫做酒满心诚。若有所求,街坊四邻一定会全力帮助你。拉煤拉土,盖煤房,上房泥,挖菜窖,垒灶盘炕等,凡是出力的活、需要技术的活,都有热心人来帮你,常常让你不知如何感谢才好。一次我打排球左手拇指关节有点错位,请场部的曹妈妈为我正骨。老妈妈一边嘱咐以后干活打球都要小心了,一边轻揉我的拇指,借一个巧劲就把指关节复位了。我只“噢哟”出了一声,就再不感到痛了,心里十分感激这位慈祥的老妈妈。

印象最深的是1990年的年底,我回北京的调令已经来了,我和爱人整理好行装,并且钉了几个包装箱,最外面需要用草绳捆绑。有朋友告诉我,六队建的新房子后面有不少捆过瓦的草绳可以拿来用,于是我骑车到了六队。那也是下过雪不久,天寒地冻,新房后面的确有一些散开的草绳,但上面都带着冰碴。因为确实需要,也顾不上冷不冷了,就动手把一根根草绳绕成捆。一边干,一边想事。正如古人所说“多情自古伤别离”,想到就要离开这工作生活十八年的地方,这里的山、这里的水、这里的一草一木都将成为过去的记忆,心中不免感到凄凉。忽然我听到刷拉刷拉捆草绳的声音,再一看一位打扮像是工人家属模样的中年妇女和我一样正在捆草绳,动作非常麻利。草绳是公家不需要的东西,谁拿走都可以。虽是这样,不知怎地,我心里总是感到很不舒服,多少感觉人家是来“抢”草绳的。唉,“抢”吧!马上和这里的一切说再见了,没有什么舍不得了。这边我依旧不紧不慢干自己的活,那边妇女也头也不抬干个不停。终于这里的草绳都绕成了捆,虽然数量差不多,但她那几捆明显比我的大得多,我略感尴尬。这时一个意外的情况发生了,那位中年妇女利落地将她捆好的草绳堆在我捆的草绳上面,转身就走了。我一下惊呆了!——原来这位大姐(我觉得只有这样称呼才能表达我对她的敬意)不畏严寒、不辞辛苦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帮助我这个陌生人,我真应该好好感谢她……但是当我四处张望寻找她时,她早就不见踪影了!

我一时心潮翻滚,眼睛湿润了——我在这里生活了这么多年,见识最多的是这里人的刚强,没想到这样一位普普通通的劳动妇女内心竟蕴藏这样热诚的情感。助人为乐,施恩不图报,现在有几人能做到呢?可惜我没有机会向她道谢了!我将草绳捆到车的后架子上,推到路边,久久地遥望着远方白雪皑皑的祁连山,心想这银装素裹的壮观景象固然令人赞叹,但是在那夏季晴朗的日子里一碧千里的草原映衬下的山顶的终年积雪更令人倾倒,更令人迷恋,因为那是祁连山特有的风光,在阳光的沐浴下那碧绿与雪白相映生辉的景象更能象征草原儿女的侠骨柔情。再见了,我将离开这里走得很远很远,但我心中会珍藏这里美好的一切,我要永远赞美这祁连晴雪的美好风光。

【原创】祁连晴雪寄深情    竹林雨轩 - 竹林雨轩 - 竹林雨轩

光阴荏苒,我们一家回到北京已经整整十九年了。于京城飞雪的时节,我又想起那遥远的祁连山的美丽风光,想起那些曾经朝夕相处的马场朋友,于是生发写作的念头,洋洋洒洒抒写内心的怀念之情。

祁连晴雪寄深情——谨以此文献给我日夜思念的第二故乡山丹军马场!

 

                           

                                                                                      

  评论这张
 
阅读(1045)| 评论(19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