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竹林雨轩

我喜欢观赏竹子的青葱碧绿,挺拔秀俊;也喜欢亭轩凭栏,静听雨打浮萍的意境。

 
 
 

日志

 
 
关于我

原延安插队北京知青,曾在祁连山下生活战斗十八年,后来回到北京。一生从事的主要职业是教师。信奉的人生格言是:爱人者人恒爱之,敬人者人恒敬之。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永远怀念的母校——北京二龙路小学 竹林雨轩  

2010-02-05 13:07:13|  分类: 感悟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永远怀念的母校——北京二龙路小学

        文/竹林雨轩

 

【小序】 前几天,我在网上看到一段介绍老北京的视频,提到北京三处老胡同曾被称作“鬼门关”,其中一处在二龙路,在清代曾有一座郑王府,它的最后一代王爷端华因为反对慈禧而被处死,所以王府旁边就叫做“鬼门关”。看了这段视频,我心里却不舒服。因为我家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曾在二龙路居住,那里留下我童年的足迹,更重要的,我的母校二龙路小学也在那里,几十年来这所学校魂牵梦绕引起我对那段生活无穷无尽的怀念。为了寄托这种思念之情,我写了下面这篇博文,并渴望联系到昔日的校友。

 

  在北京的西单北大街的西面,有一个地区很有名,那就是二龙路。说他有名,一是因为它有历史典故,清代有一位王爷的府邸在这里,这位王爷因为反对慈禧太后而被处死,府邸旁的一条胡同于是被人称作“鬼门关”;二是因为解放后这里成为文化区,国家教育部、西城区区委、区政府、区法院都在这里,还有几所著名的学校:师大女附中、北京三十五中、二龙路实验中学等也在那里。巧的是我们家在五六十年代一直住在那一片,这是我童年和少年成长的地方。提到二龙路,我心中就涌起怀念之情,但最使我难以忘怀的还是我的小学母校——二龙路小学。

  记得是1959年的9月1日,父亲给我背上小书包,领着我走进了这所学校,从此我在这所学校度过了六年时光。学校的位置在邮电医院的西面一条东西方向马路的南侧。进学校大门要上一个高台阶,然后左侧是一间传达室,向右进一个小门,就到了一个不大的操场;向左绕过对面大房子的后墙身,走到左边夹道,就可以看到我们老师的办公室。再穿过去,是一个不大的院落,东、北两侧有回廊,南面的房间是校长办公室。顺北侧回廊往西走,又是一个口字形大院,东、西、北三面有回廊,北面是正房,所以台阶很高,房屋轩敞。南面有一排教室,好像是后盖的。校园古典建筑的风格和气派在昭示它昔日主人的地位。而今作为一所小学校,每天学生一进门,就叽叽喳喳像小鸟飞进了花园,充满了生气。即使是短暂的课间十分钟,孩子们也不安闲,女孩子踢毽、跳皮筋、跳方方,男孩子淘气,少不了追逐玩耍。我那时是比较好动的,北面高高的台阶,我一纵身就能跳上去,然后绕着大柱子,躲避同学的追逐,真是很灵活的。后来跳成了习惯动作,等到中学在上体育课跳远的时候,这种空中劈叉的动作怎么也改不过来,可把同学逗乐了,给我起了个外号叫“大春”——因为实在很像芭蕾舞剧《白毛女》中男主角的动作。学校仅有一个砖垒的水泥面的乒乓球台,那是高年级男生最喜欢的活动场所,一到课间,他们就抢占球台。六十年代我国乒乓球运动正在崛起,国家队连获世锦赛冠军,国内到处都掀起了乒乓热,连我们这个小学校也卷入这个热潮。还别说,真出了一两个高手呢!那个王立是“扣球大王”,动作很漂亮,而另一个姓阎的同学居然能远离球台一次次把扣过来的球接回去。球台四周围了许多学生观看,不亚于现在“追星”的热情。做课间操的时候,因为操场小,多数班级就在教室旁边做操,同学们听着口令,做得非常认真、整齐。可乐的是冬天,有的同学穿了大头鞋,还有的同学穿的棉袄短,一到跳跃运动,穿大头鞋的把地面跺得咚咚响,棉袄短的一跳就露出里面的内衣,周围的同学不由得发笑,想起来都觉得有趣。

 我喜欢这里的领导和老师。校长叫那淑芳,中等身材,留着短发,夏天穿一件雪青色的旗袍,庄重娴雅,很有气质,令人肃然起敬。有一位女主任衣着要时髦一些,身材窈窕,好像是南方女子,一说就笑。我还记得她在对学生讲文明礼貌时说:“有的同学,一见老师就藏猫猫…… ”那笑容那语气引得同学们都笑起来。我很幸运,在小学阶段遇见几位好老师来教我。我的一年级老师姓斯,一位中年妇女,比较瘦,喜欢穿便装,性格极其温和,我觉得她像妈妈那样可亲。一次我上算术课,听了一会我就学会了,就拿出一个纽扣,穿上线绳,两手各拿一头就抖了起来。正玩得高兴,一看老师在盯我,我也没理会,继续抖,老师气得几步走过来把纽扣和线绳一把就抓走了,我才觉得犯了大错。不过我还是喜欢这位老师,不仅耐心,而且教学得法。我开始学算术,一直是心算,从来没数过手指头。在她的教导下,我的数学和语文成绩都在班里名列前茅。

  我上二、三年级是吴漱葱老师当班主任,代语文和数学课。吴老师烫着发,高鼻梁,长得白净,给我们感觉很洋气。我们几个班干部曾经去过她家,一看她家里还有钢琴,——嘿,老师还会弹钢琴!我们感到惊讶,心里更敬佩她。有一次节目汇演,我们班合唱《南泥湾》,有一个音,吴老师教的和音乐老师不一样,但我们还是按照吴老师教的唱了——因为我们完全崇拜她。吴老师教课也很好,有激情,善于描述,她的课堂气氛很好。我们班风气很正,同学很有礼貌,教室里干干净净。我荣幸地第一批加入少先队,后来还成了中队委员,变得规规矩矩,再不淘气了。当我第一次拿回“品学兼优”的奖状给妈妈看的时候,我心里对老师充满了感激之情——要知道在学前我可是胡同里一个爱打架的孩子呀!

  上四年级时,我们的班主任换成李良知老师,身材略高,稍显丰满,圆脸短发,嘴角总是挂着一丝笑容,性格也比较活泼。有一次,我去办公室交作业,恰好看见她和同办公室的老师做跳舞的动作,还真是韵味十足呢!李老师课也教得很好,每次考试,班里都有许多语文算术考“双百分”的学生,但也有几个学得不行的,少不了李老师单独给他们辅导才能过关。

  给我印象最深的、影响最大的是潘玉润老师,我的五六年级都是她当班主任同时代语文算术两门主课。潘老师年龄在四十开外,身材比较高,脸色略微暗一点,平常少有笑容。因为她要求学生比较严格,很多淘气学生都比较怕她,有的还在背后给她起外号。但我打心里佩服潘老师,语文课范读情感那么投入,神情一反平常的严肃,透出那种陶醉和惬意,每到这时候,教室里的气氛显得那么和谐,同学们的情绪都受到老师的感染,专注地听着,没有一个人走神,我想这就是文学欣赏吧,真是一种享受!潘老师是区里的数学兼职教研员,教学水平出类拔萃。一个复杂的数学应用题,经她条分缕析一讲,马上思路就清楚了。按照她讲的方法去做题,遇到难题也能迎刃而解。一次,她让同学通知我去办公室找她,我心里很是忐忑不安。尽管我是少先队大队委员,经常与老师们接触,但心里还是有几分怕她——潘老师眼里是不揉沙子的,只要有错,批评绝不会客气。

  到了办公室,潘老师毫无笑容,让我坐在老师的办公桌前,然后递给我一张纸条,对我说:“你把这道应用题做一下。”我一看是一道比较复杂的应用题,综合了前面学过的两三种题型,于是我小心翼翼分析推算起来。办公室只有我和潘老师两个人,静悄悄的,只能听见我在纸上沙沙的写字声。解题还真是比较顺利,我一步一步列式推算,刚写出结果,潘老师一下拿到手里,略微一看就笑了,看了一下表说:“三分半钟,不错!”原来老师找我来是要检验他的教学效果,我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我突然发现,潘老师一笑也很动人,那种成功的喜悦和对学生的赞赏都洋溢在嘴角和眉宇之间,连目光都那么柔和——直到现在,只要一想起她,她的笑容立刻会浮现在脑海,有一种感动充溢在胸口间。十年之后,我在山丹军马二场连队小学当老师,遇到复杂的应用题,我总是很有自信,作为潘老师的得意弟子,我绝对能讲清楚,保证让学生学会。可惜小学毕业后,我考入中学,以后就再也没见过这几位可亲可敬的老师。文革中,听说潘老师挨了整,心里为老师感到悲哀——这对一位好老师来说多不公平啊!

  六年的小学生活,使我和班里的同学结成深厚的友谊。他们虽然性格各异,但都看重友情,在学业上一个个都很出色。何春来家住在煤铺里,学习条件很差,但他学习特别勤奋,后来考入北京四中——那是全市最好的学校;女生金立洁曾经与我同住一条胡同,经常与我结伴回家,后来考入八中,那可是八中招第一批女生,真是非同凡响;文质彬彬的刘兆龙考入清华附中;还有好几个男生同我一起考入北京三十五中——在西城也是响当当的学校。可惜我们的长着一双美丽大眼睛的女生班长没考好,我们心里都为她感到遗憾。我怀念同学之间亲密交往的温馨时刻,最喜欢和几个男生一起上学习小组,做完作业打克朗棋(类似于落袋式台球),特别过瘾。最怕调皮鬼“小六”(我们叫惯他的小名)讲鬼的故事,说他家住的院子是凶宅,据大人讲解放前夕,一到晚上就能看见院里树上挂着许多红衣服、红裤子,听他说得神乎其神,心里真有点害怕,因为他家就住在传说是“鬼门关”的地方。从那里回家,必须经过邮电医院后面的太平间门口,绕路回去又太远,于是别无他法,几个人只好离太平间还有五六十米就冲锋,一直冲过太平间门口,等跑到胡同口,一个个累得气喘吁吁。最使我感到幸福的是参加国庆天安门广场背景表演活动以及参加“五一”景山游园活动,那时歌如潮,花如海,融入其间,心都醉了。那真是花季岁月!

  我离开二龙路小学四年后赶上插队去西北,一去就二十一年。经过几多波折,终于回到北京。无论是务农做工,还是教书育人,不管是在延安的窑洞里,还是在祁连山下的大草原上,也不管是在山村的学校里,还是在北京美丽的校园里,只要想起母校二龙路小学,就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我在二龙路小学的成长经历像一幕幕电影时常回放,老师慈祥的面容、青春的倩影、同学天真可爱的面庞,那课堂上聚精会神听课的场面,课间开心玩耍的情景,课外同学的恶作剧、临别老师和同学依依难舍的神情…… 思绪像一波一波浪潮在脑海奔涌,多么想时光能倒流,再回到那古老的院落里当一回祖国的花朵……  想到这自己也笑了——老了还在做一个不可能实现的童年之梦。人生如歌,那天真烂漫的小学生活不过是这首歌的一段轻快活泼的前奏,而震撼人心的交响曲还在后边,四十多年过去了,经历了人生的风风雨雨,回想这首歌,可能唱不完整了,但那美好的童年序曲却始终记得那么清晰,像清冽的溪流缓缓流过,滋润着心田,使人憧憬着人生的春天。

永远怀念的母校——北京二龙路小学!

 

                                                                              

  评论这张
 
阅读(802)| 评论(8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