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竹林雨轩

我喜欢观赏竹子的青葱碧绿,挺拔秀俊;也喜欢亭轩凭栏,静听雨打浮萍的意境。

 
 
 

日志

 
 
关于我

原延安插队北京知青,曾在祁连山下生活战斗十八年,后来回到北京。一生从事的主要职业是教师。信奉的人生格言是:爱人者人恒爱之,敬人者人恒敬之。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祁连山下的体育缘(二)竹林雨轩  

2010-03-18 16:42:33|  分类: 感悟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祁连山下的体育缘(二)竹林雨轩 - 竹林雨轩 - 竹林雨轩          这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山丹军马二场中学男子排球队获奖后在礼堂前的合影,可惜我和小薛因有事未能参加!

          祁连山下的体育缘

  “人生能有几回搏”,这是我国第一个乒乓球世界男子单打冠军容国团说过的一句话,它集中表达了“更快、更高、更强”的体育精神,也反映了我国体育健儿的精神风貌。上了一点年纪的人,会记得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乒乓热”,八十年代的中国女排“五连冠”对人们精神生活的冲击力。一场扣人心弦的体育比赛,往往使人看得津津有味、赞不绝口,那么我们可曾想过,这场比赛的参赛者是怎样的感受呢?那足以使人激动得热血沸腾、如醉如痴。我要感谢远在祁连山下的山丹军马场,给了我亲身体验的机会,使我对体育的魅力有了刻骨铭心的感受。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山丹军马场是祁连山下广阔草原上的一颗明珠,不仅农牧业蓬勃发展,其精神文化生活也在河西走廊享有盛名。每年一度的夏季运动会与传统的赛马活动相映生辉。篮球运动人才济济,足球运动爱好者众多,乒乓球运动也屡见高手“星光”闪烁,美中不足是排球运动起步较晚,发展也不平衡,到八十年代形成三场、二场、局直三足鼎立的局面。幸运的是二场排球队就是由我们中学代表队组队,我成为其中的一名正选队员,参加了一系列正规比赛,留下了美好的记忆。

  我是一个体育迷,幼时喜欢踢足球,上中学期间迷恋篮球,对排球也充满好奇心。曾看过一场有水平的排球比赛,赛后对高个队员的扣球、拦网的表现印象不深,而对一个小个队员的“滚翻救球”动作留下深刻印象,那动作的利落、潇洒博得满场的喝彩声。我觉得真给我们小个子提气,我想自己要是努力也会成为那样的选手。

  1974年我调入山丹军马二场马一队小学。在学校唯一的一排校舍前面是操场,没有围墙,操场边上是草地。学校里的几位老师除了我,没有谁对排球感兴趣。以后上海人王洪龙调入学校任教,他也喜欢排球这项运动。我们有时放学后在草地上打一会排球,主要是托球、垫球,偶然做一下滚翻动作,衣服也不会脏。毕竟打排球的人太少了,玩起不过瘾。不过那年我放暑假期间回到北京,正赶上全运会在北京举行,一些排球比赛就在西单体育场举行,门票也不贵,看的人不算很多,随便可以坐到好的位置。这可让我大饱眼福,男女队比赛我都看,男队里属福建队最强,属于刚柔相济的风格,上海、江苏也打得比较灵巧,北方球队作风比较硬朗,最典型要属山东队,女队浙江队和陕西队分别代表了南北不同的风格。到底是国内最高级别的赛事,精彩纷呈,进攻队员扣球的威猛,防守队员拦网的凶悍,二传手组织进攻的智慧,一传的稳健,救球的惊险,令人赞叹不已。在闲暇之余回想起比赛的好球,自己都能笑出声来,不过也有遗憾,心想:“什么时候自己不当看客,亲自参加比赛呢?”

  机遇总是关照有准备的人。几年后,我调入二场中学任教,终于有了圆梦的机会。学校的领导非常重视体育活动,尤其是许校长不仅对学生体育抓得很紧,而且对教工体育也很重视。早上要求老师和学生一起出操,天还没亮队伍就在操场集合,学生出完操以后他还带头再跑几圈,我就是受他影响,每天坚持绕操场跑五圈的,时间长了,真觉得精力旺盛。校长对球类活动也特别支持,有时看到比赛人不够,还亲自去找人上场。学校打篮球的好手不少,像王建设、薛伯伟、张宏志、杨小海他们,都打得很棒,像我这水平的只能带着学生玩玩。踢足球需要的队员多,就轮到我们上场了,几个北京知青,像邵国安、石双瑞和我都可以出战。我可能天生是踢后卫的材料,总怕后防线失守,经常盯住对方前锋,或者拦截,或者把球踢出场外,凭着从小练就的基本功,对方过我这一关很难,建设夸我是“好后卫”。不过足球比赛是允许冲撞的,于是我的眼镜好几次因为对方冲撞而摔坏,来不及配眼镜只好用胶布粘上去上课,心里总觉得像伤兵,不是个滋味。于是我决定还是把兴趣投到排球上,没有冲撞,凭顽强的意志、临场发挥的智慧和过硬的技术就可以打好球。

  打排球有一个好处,只要不是比赛,随便有一个空地,一群人就可以练练托球、垫球和扣球的基本动作。那时,二场中学每当课间操以后,一些老师就聚到一块打一会儿,等到下午放学以后,大家再到排球场上打球。时间长了,技术好的自然脱颖而出,主力二传非王建设莫属,老邵、爽如和我也可以打二传,扣球手首选薛伯伟,张宏志、陈永斌、周利丹也不错。就这样,我们的球队逐渐有了模样,技术水平提高很快,互相配合,慢慢也形成了默契。人家说,一个队伍要提高水平,就得打比赛。建设、小薛他们本身是体育老师,当然懂得这一点。赶上天气好的周末,他们就约好总场医院的排球迷打比赛,当然是我们去拜访。好在不算远,十里路赶上炮车(一种从部队退役的用马拉的车)用不了一节课就能赶到。总场医院一帮小伙子,以李育生院长的儿子为首,细高挑,长得也像他父亲,球打得不错,其他小伙子也比较灵活。尽管我们当中有体育老师,几个小伙子体育素质都很好,我们几个岁数大的比较稳健,但要赢人家并不容易。他们的球场是炉灰铺出来的,人在上面一活动,“噗噗”直冒烟。但我们志在必得,全力以赴,每球必争,对方打过来的球,只要球没落地,有一丝希望也要扑救。在比赛以前,看到场地条件这么差,还提醒自己不要做滚翻动作,真打起来,就顾不得了,该扑救的绝不含糊。激烈的比赛结束了,比赛以我们的胜利告终,但我们当时最满意的是大家的表现,是那种拼搏的精神,另外能认识医院这帮小伙子也很高兴。在以后的日子里,只要有机会,我们就约其他单位打比赛。夏天晚饭后,约来水文队的球迷比赛;秋收时,我们去西山子农队驻地打过球,算是对他们的慰问。最远的一次,赶着炮车跑了五十里路到三场中学打球,受到三场中学热情的接待。通过比赛得知他们的两位体育老师一位姓陈、一位姓何,都是体校毕业,科班出身,技术水平很高,由此料定三场必将是我们场在运动会上的劲敌。

  排球队通过打比赛,增进了与友邻单位的友谊,自身也逐渐成熟起来。建设以前是急脾气,球打得不好时,脸气得涨成了紫色,头摇着不住地说:“臭啊!臭啊!…… ”后来他发现越说,队员越紧张,还不如安慰一下,渐渐他变得越来越大度了。还有薛伯伟,那是英雄的性格,总是豪气万丈,但有时火气很大,对此我们大家能理解:越是打球好的队员个性越强。从我自己来说,就是要充分发挥自己的特长:临场的机智、稳定的一传和扑救的反应。我知道,救起一个险球和扣好一个球一样提气,而做地面滚翻动作小个子更有优势。我曾经从体育杂志了解日本一个著名的女排选手的接球经验,她仅有一米五几的身高,而她一传的成功率无人可比。我看了她分解技术动作的照片,很受启发,下来在练球中体会,确有所得。我还特意练习发出侧旋的压线球,希望能多一种得分手段。

  我们球队很幸运,首先是二场在本场八一运动会增设了排球比赛的项目,以我们的实力,毫无悬念地夺得冠军。而第二年就赶上参加总场运动会,场首长决定中学排球队代表二场参赛,由老校长的儿子许卫(一个精明的小伙子,也是我们的球友)领队。当穿上场队队服的时候,我们心里格外激动,不仅喜欢这身橘黄色的尼龙质料运动服,更因为想到肩负的使命,——我们知道在以前的军马局运动会上,二场排球队是一个弱队,能否在这次运动会上翻身就看我们了。于是我们开始了集中的刻苦的训练。建设是体育老师,由他兼教练,那是铁面孔,不讲情面的,从抓体能到技战术训练,一板一眼,毫不含糊。尽管练得很认真,当真正的考验开始的时候,还是感到紧张。去三场打热身赛,在领先的形势下,又被对方反败为胜;不过我倒打出了信心,认为对方虽然强大,但也有弱点,并非不可战胜。去总场打比赛,是在学校的场地上,看球的观众围了一层又一层,真有比赛的气氛。那次比赛我发挥得特别好,说来也怪,我总觉得他们的排球网比我们二场的高度低,不管是不是真的,反正心里先有了优势。比赛首发我没有上,在旁边观战,当比分落后之时,许卫把我换了上去。该对方发球了,球发得不仅力量大而且有些旋,我们后排队员一垫球,球在空中划出一个弧线直飞向对角我的位置,球很高,我判断我要是不跳起来,球肯定要从网边上飞出去,但扣球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说时迟那时快,来吧!我尽力跳起,然后挺胸往后摆臂,当球飞到网上适当位置,我一掌便劈了过去,“砰”的一声,球扣过去了,我方队员有点诧异——因为没见过我扣球,而对方更是出乎意料,因为这不是他们防的方向,他们防的是我们的主攻手薛伯伟,顿时网那边手忙脚乱,还真不错,把球救了起来,不过已是乱了阵脚。说话我换位到三号位,对方慌乱中又出了一个探头球,我一跳就把球拦了回去。就这样,转瞬之间,攻守易势,我方很快赢下那一局。热身赛对于参赛的队伍来说最大意义并不在于输赢而在于摸底,找到适当对策和比赛的状态,和三场、总场的比赛确实达到了目的。

  正式比赛开始了,二场球队战一场、四场、机修厂可以说所向披靡,但在对总场比赛中,由于对方是主场,场地那种震耳欲聋的“加油”呐喊声,还是干扰了我方队员的情绪,影响了技战术的发挥,结果输掉了不该输掉的一场球。对三场的比赛,可以说是背水一战,双方的胜负的概率可以说是四六开,我们处于弱势。拼吧——都这么想,想归想,做起来并不容易,心里巨大的压力使队员动作僵硬,反应好像总是慢半拍,很快就输掉前两局,对方只要再拿下一局,冠军就到手了。薛伯伟站在场边就哭了——男儿有泪不轻弹,那真是伤心了!旁边的伙伴都在劝他,包括他篮球队的伙伴。而第三局比赛哨音响了,薛伯伟情绪还没有调整过来,于是别的队员替换他上去打了。此时二场队员可以说满腔悲愤,一个心思就是“拼”,而对方看到这边把主攻手换下去了,大喜过望,以为胜利到手,明显放松下来,连着几个球没处理好,结果二场领先了几分,有人对薛伯伟说:“二场领先了,你赶紧上吧!”薛伯伟一抬头看记分牌,眼前一亮马上要求上场。这次情况可不同了,二场的队员打得专心,动作也利落了,连着打出几个漂亮球。旁边二场的球迷,特别是其他项目的队员拼命地喊“加油”,因为总场球队输给了三场,这时总场的球迷也给二场加油,那激情、那声势不逊于我以前看过的所有比赛。接下来二场攻势一发而不可止,而三场始终没有调整过来,糊里糊涂地输掉了后三局。“我们胜利了!”二场队员在拥抱、在呼喊,实际上喊也听不见,因为周围的二场运动员、二场的球迷都在喊,但互相可以看见激动的泪光和灿烂的笑容。天时地利人和,是“人和”促成了这场胜利,有人调侃三场球队说“正规军输给了‘土八路’”,这场比赛成为当时场区的热门话题。运动会最后比赛结果出来了,尽管三场、二场、总场球队各输一场,通过计算小分,二场力压总场获得排球亚军——这是二场在总场运动会上取得的最好成绩。运动会结束了,场里的领导、同事、球迷——认识的、不认识的,用尊敬的目光和亲切的笑容迎接球队归来,队员们幸福的心情更是难以言表。

  我离开山丹马场已经二十多年了,至今回想和球友们一起打球的情景仍是历历在目,只是我的球友们早已天各一方,难以相见了。但我想作为曾经创造辉煌战绩的二场排球队这个集体中的一员,谁都会珍惜祁连山下的这场体育情缘,珍藏这段幸福的回忆——那是一段值得怀念的精彩人生。我在这里向他们问候一声:“朋友,多保重,我们还会见面的!”

 

 

                                                                 2010年3月18日写于北京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