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竹林雨轩

我喜欢观赏竹子的青葱碧绿,挺拔秀俊;也喜欢亭轩凭栏,静听雨打浮萍的意境。

 
 
 

日志

 
 
关于我

原延安插队北京知青,曾在祁连山下生活战斗十八年,后来回到北京。一生从事的主要职业是教师。信奉的人生格言是:爱人者人恒爱之,敬人者人恒敬之。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 【蔓语喃喃】那漫天沙尘  

2010-05-15 06:18:53|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素颜格格《【蔓语喃喃】那漫天沙尘》

 

引用

素颜格格

【蔓语喃喃】那漫天沙尘

【蔓语喃喃】那漫天沙尘 - 素颜格格 - .

                                                   那漫天沙尘

一觉醒来,天昏地暗。

卷起来我的窗帘,看阴云从东边的天际泻下,在林立的大厦间蜂拥穿行,往日那些光彩夺目忽隐忽现。望一眼紫禁城的方向,太阳还没有薄到西山,周围还有一片湛蓝。该是还不到黄昏吧。

高楼大厦间窜出的一股股流云在不停地汇聚,上下翻滚着,不一会儿就形成灰蒙蒙的一片,巨大的云团铺天盖地。哗啦啦的风声渐渐响起,本不繁密的叶子被撕扯着。云在汇集,骚动着巨大的浪,竟咆哮着向着我的方向直直压过来。愈来愈近,愈来愈清晰,清晰的能看清灰蒙中闪烁着黄。这团灰黄,掠过琉璃屋顶,掠过灰瓦的屋顶,在不停的旋转着,像轮子。越转越快、越转越大。

树已看不见叶的踪迹,平日里挺拔的干已被扯成一张张弓。天空已是大半灰黄,偶有一点湛蓝,也被灰黄席卷吞没,一丝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太阳算是天地间唯一能挣扎的,但也是一会儿被托起、抛远,一会儿又被推挤进来。灰黄的云团已经占据整个天空,偶尔还能看到悬着的太阳,只是它也仅仅是一个忽明忽暗、起伏不定的亮点。整个都城竟被沙尘一口吞了。看不见远方,入眼皆是灰蒙蒙的。

急急关上窗子,手来不及抽回,就被打得生疼。玻璃开始啪啪作响,一颗颗沙尘在玻璃上爆炸,细小的烟雾腾空弥漫。密密麻麻的炸痕不一会儿便隔绝了我的视线,往昔外面五彩斑斓的世界只能靠不住地暇想。

依旧站在窗前,抱着双臂,看狂风带着沙浪不停地卷来,漫天的黄沙一阵急似一阵。我有些窒息,一股悲凉漫上心头,却又夹杂一股莫名的兴奋,莫名其妙的,难以掩饰的。看惯了风和日丽下的霓虹闪烁,看倦了杏雨梨云中的酒酣耳热。这风刀霜剑严相逼的日子该有另一番景色吧?太阳还会耀眼吗?海誓山盟还是赊吗?花前月下还有人相逢吗?这风中还会不会有人在承诺?

从小到大一直就没有斩除内心的冲动,只是大了以后把它用激情伪装。这一刻是冲动的惩罚,还是激情的穿越已由不得我细想。靠近真相的兴奋,让我来不及再加上一件衣服就撞到了门外。

埋头冲入漫天飞舞的沙尘中,刺鼻的土腥味扑面而来。来不及遮挡,风挟着沙尘劈头盖脸地打下来,像被无数的小虫叮咬,麻麻地疼。阴风怒号,黄浪排空,打乱了我原本的优雅,往日的姿态是低下头一张弓的素描。有些艰难的把手捂住鼻孔,此时竟恨我没有一双遮天的手,就算仅仅能护助我的脸也好。

踱到街心,已是筋疲力尽,却由不得气喘吁吁。窒息有接近死亡的味道,但兴奋却越来越盛。真相呈现于眼,人变小太多。抬眼望去,群魔乱舞的背景前面,几个身形佝偻着抱头、弓腰,以同样的蹒跚姿态在艰难奔走。狂风沙尘犹如一根鞭子,把往日看似从容不迫的行人全都赶进了角落,争相找着自己的庇护所。转瞬间,空旷的街头只剩下孤零零的我。

一辆辆车呼啸而来又绝尘而去,昏暗的车灯忽闪忽闪,像上下翕动的鼻翼,散发着幽灵的气息。此时风更大、更利了,像一把把刚磨过的砍刀,嗖嗖从我耳边经过,把眼前的沙尘暴砍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恐怖。我不得不和那些路灯、那些树、那些站牌一样分享着其中的一块,像一个又一个黑暗地狱中无形的牢房。我带着恐怖慌乱中挪步抓住了身边一棵白杨就再也不敢动了,此时才感觉人和毫无心机的植物的依赖是如此可靠。那白杨带着我在狂风中左右摇摆,极力想像往日一样不屈的挺拔风中,我尽可能坚贞的配合。突然噼啪一声,我旁边一棵弱柳倒在风中,树干砸在据我不到半尺的地方,树梢飒然扑地,翻滚着痛楚的毙命了。

四野无人,风沙依旧弥漫,远处的太阳还在挣扎,兴奋从我的心里挤走了恐惧。黄沙依次打在我身滚向远处,还有一些蛰伏在衣服的皱褶里不肯离去,渐渐的形成四面墙。风小了些,而我的墙壁却更厚了。我挣扎着晃晃头,让头上的黄沙散落。就像我不曾被礼教锁住活泼的性灵一样,我不想被沙尘蒙蔽锐敏的双眼,尽管抬眼处皆是荒凉、冷漠、衰落、隔绝。

凤城无处不飞沙,和谐蚁梦漫天涯。此景只应盛世有,莫向环堵门里夸。

且欣赏这风景,入眼繁华的城,像一尊古老斑驳的大香炉,六十年的陈灰已经在飞、飞、飞、飞、飞……

且聆听这风吼,就当它是迷乱尘世中一支支唱响的歌谣。我要加入这歌唱,尽管嘴角弥满黄沙,但来自心灵的嘶吼又岂是黄沙可挡?

太阳不是还挂在天上吗?毕竟这不是黑夜,即便是,不还有旭日东升吗?

 

【蔓语喃喃】漫天沙尘 - 素颜格格 - .

 

  评论这张
 
阅读(19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