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竹林雨轩

我喜欢观赏竹子的青葱碧绿,挺拔秀俊;也喜欢亭轩凭栏,静听雨打浮萍的意境。

 
 
 

日志

 
 
关于我

原延安插队北京知青,曾在祁连山下生活战斗十八年,后来回到北京。一生从事的主要职业是教师。信奉的人生格言是:爱人者人恒爱之,敬人者人恒敬之。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 难忘的1970年9月2日  

2010-05-27 09:26:37|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蓝天 难忘的1970年9月2日


一天三次死里逃生的日子

 

        难忘的1970年9月2日,这一天是我三次死里逃生的日子。当年我26岁,大学毕业分配到机务段不到二年,还是实习生,正在接受再教育,在机床组从事车床工的工作,在C620车床上已经能加工五级工的活儿了。当时正值文化大革命后期,派性严重。我不想介入,但单位领导(革委会)是支持其中一派的,我得听革委会的再教育呀!所以无形中也就成了这一派的人了。铣床的刘师傅实践知识很丰富,很能干,什么活儿也难不倒他,但他不是这一派的人,领导看我心灵手巧,就想让我去跟刘师傅学习,把他的手艺全都学到手。就这样,我从机床组调到机工组,由车床工调成铣床工。

      1970年9月2日早晨7点多,我正准备到铣床报到,车间领导发话了:“今天你还得回机床组干活。”不得已,回去吧。打开工具箱一看,啊!空空如也!用过的刀具都让师傅们分了(我磨的车刀角度规矩,很好用)。于是拿起刀坯子到砂轮上去磨刀。这时郭天成师傅大老远地看见我就喊:“你怎么又回来了?”我本能地回头去看他,结果“噌”的一声,不好,食指被砂轮磨着了,不一会儿,鲜血滴答滴答地流了一地,赶紧到保健站进行了消毒、包扎。师傅们说:“好玄哪!如果你用力稍微大一点点,刀具将砂轮打裂,那会将你劈成两半,要你的命呢!”我忍着疼痛庆幸自己躲过这一难了。阿弥陀佛!

      早晨8点多,领导又发话了:“你今天不能干活了,去到东站单身叫贺良师傅来顶班。”那天下着小雨,我穿上雨衣,戴上雨衣帽子,离开机务段,准备穿过东站的铁路线群,到东站单身去叫贺师傅。我心里老大的不高兴:就算接受再教育,也不能这样随意乱支派人呀!忍着手疼、横穿铁道,忽然听见火车汽笛声“呜!呜!呜!”由远而近响个不停。心烦的我想:“你走你的,我走我的,你胡叫什么呢?不嫌麻烦!”“呜!呜!呜!”火车笛声越来越响,越来越近。我站定了扭头一看,一台冒着烟的黑乎乎的蒸汽机车像一头黑毛的雄狮,吼叫着冲着我飞奔而来,司机探出的头都看到了,可想距离有多近了吧。我低头看了看我脚下的位置,哎呀!正好站在警冲标里边。铁路道岔的警冲标内是个非常危险的地方,机车过来无论走前股道还是走后股道,都会挂到我的(这是铁路常识)。我冷静地考虑了一秒钟:我要是走前股道,那火车也走前股道咋办呢?我要是退出后股道,那火车也走后股道可咋办呢?管他呢!往前冲!冲过去就过去了,冲不过去就被火车压死了。反正刚才已经遇着一回危险了。于是乎我飞跑过眼前两条铁轨,还没站稳当,机车从我身后呼啸而过,我回头一看,好玄哪,正是从我刚刚跑出来的前股道通过。机车未停,司机探出头来狠狠地骂道:“你他妈的不要命了!”我目送司机远去的身影,心里说什么呢?无话可说,什么也说不出。只是暗暗庆幸自己又躲过一次大难。阿弥陀佛!!

      到了东站单身宿舍,找到贺良师傅,说明情况,他去上班,我就留在宿舍去看望师傅们的家属了。她们同情我、可怜我、哄我,答应中午做好吃的安慰我。吃过午饭,师娘还让我陪她躺了一会儿,说了一会儿话。到下午3点了,我就离别师娘,原路返回,又一次横穿铁道(这次加小心了,等火车过去我再过),回到机床组,打算给师傅们一一告别,从此再也不能在机床组干活了。我站在每台车床尾座旁边,与师傅们一一道别。当我站在C618车床尾座前刚说完话,就听见“啪”的一声,一个不明飞行物冲着我飞过来,我的头本能的一闪,用眼睛余光看着这个不明飞行物从距离我的头不到半尺远的地方飞到厂房南门儿外2米多远。师傅们都停车了,机床组内静悄悄的,鸦雀无声,不约而同地一起跑向大门儿外。啊!原来是一根儿直径80毫米、长度400毫米的铜棒啊!当事师父说:这根儿铜棒夹在三爪卡盘上,没有用尾座顶尖顶住,就开了380转的高速,刚吃上刀就飞出去了,飞出了38米的距离才落地。这位师傅的车床距离我站立的位置,只有两米远。那么重的铜棒、那么快的速度、那么近的距离,如果直接打到我的头上,那肯定是脑壳开花、脑浆崩流、一命呜呼了。当时我站在师傅们中间大声说:“师傅们,看来今天老天爷是要收我了:早晨砂轮没有劈死我,上午火车没有压死我,下午铜棒没有砸死我。事不过三,我哪里也不去了,直接回宿舍,躺在床上仰面朝天,就是地震来了,房倒屋塌砸死我,还能落个囫囵尸首呢。师傅们再见了!机床组再见了!”师傅们恋恋不舍地对我挥手告别,心里都有说不出的难过。我只是庆幸自己又躲过第三次灾难。阿弥陀佛!!!

       我迈着沉重的脚步一步一步地往宿舍走。边走边想,一天当中8个小时内发生的这三件事,都是要命的事儿,都够危险的,赶紧回宿舍就安全了。走到门前掏钥匙,哎呀!怎么没有呀?掉到哪儿了?一定是掉到师娘的床上了。那怎么办呀?回单身宿舍去取钥匙吗?那么还要重复上午的行动路线——翻越铁道,上午火车没有压死我,下午我不是自己去找死吗?不去!不去!说什么也不去!哪儿也不去了,向邻居借了一个小板凳儿,放在我的门前,背靠着门板,呆呆地坐着,邻居们也看出了我的苦恼,问长问短,我就向他们讲述今天的故事。到下午5点多,值夜班的武装部长来了,边走边摇晃手中的钥匙,看见我就说:“你丢了钥匙也不回去拿,还得让我给你送过来。”我说:“谢谢李师傅!”当我把一整天发生的三件事儿说给他听后,他长叹一声:“好玄哪!”

      这就是难忘的1970年9月2日发生的故事,一天之中听到三次“好玄哪!”至今历历在目、难以忘怀。后来,每年到了这一天我都格外注意安全,再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地变老了,也就慢慢地忘记了。今天与老同学聊天当中提起了躲避地震的事儿,说起了曾经躲过的灾难,才系统回忆了当年的情况,写出来了。不知道是我的福大命大造化大,还是有菩萨、神灵保佑着呢?总之,要想开心快乐的生活,首先要保证人身安全啊!哈哈!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