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竹林雨轩

我喜欢观赏竹子的青葱碧绿,挺拔秀俊;也喜欢亭轩凭栏,静听雨打浮萍的意境。

 
 
 

日志

 
 
关于我

原延安插队北京知青,曾在祁连山下生活战斗十八年,后来回到北京。一生从事的主要职业是教师。信奉的人生格言是:爱人者人恒爱之,敬人者人恒敬之。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怀念我的大刘哥  

2017-04-02 06:58:04|  分类: 感悟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边框图 - 高山 - raotianzhang

【原创】怀念我的大刘哥 - 竹林雨轩 - 竹林雨轩

 


怀念我的大刘哥

     文/竹林雨轩

大刘是我的军马场的老战友,中等略高的身材,“国”字脸,白净面皮,眼睛不算大,嘴角经常微微翘起露出温和的微笑。我想,朋友们习惯称呼他“大刘”,不仅是因为他健壮有力,而且是因为他对人心诚可靠吧!

我和他是在延安军马场认识的,曾经都在陕北延安县插队,因为在不同的公社插队所以彼此并不认识,但我们同时招工到延安军马场五连当农工,又恰好分配到一个班,于是很快就熟悉了。大刘为人处事不张扬,说话不多但实实在在,偶尔也会开几句玩笑。干活一板一眼,而且有把子力气。那时候连里的北京知青中有几位大力士,像潘铁山、祖振东,再有就是这位大刘哥了,那么粗的木头扛起就走,即使爬坡,也不见他怎么费力。联想自己插队艰苦锻炼的经历,可以想象他在农村也受了一番艰苦的磨砺。他在插队时就已经入党,这在我们连的知青中也确实为数不多,算是佼佼者了。后来连队里又建立了一个农工三班,我记得祖振东、马增骐和我都在这个班,女知青还有张裕民、许善芬等。大刘是我们的班长,确实不含糊,不管干什么活,都领着大家干得很好,说他吃苦在前,享受在后一点也不为过。大刘为人谦和,从不会说出刻薄的话,和他在一起总有一种安全感。他长我两岁,我觉得他就是一位可敬的兄长。我是在延安军马场入的团,入团介绍人就是这位大刘哥。

后来我们一起到了山丹军马二场,我被分配到了加工队,他被分配到电影队。他时常到加工队来看望我、马增骐、赵全林、王志仁、刘岳汉等几位好友。有时候我们几个去场部,也专门去电影队看大刘和李治家,不去就觉得少了什么。后来我调到连队小学去教书了,但只要去场部就去找大刘哥。后来大刘哥成家了,于是我就成了他家的常客,有时候就在他家吃中午饭。每次大刘哥都亲自炒菜,并且他炸的花生米,从来不糊,特别好吃。有时候电影队到我们连队来放电影,我也总是跑过去看他,顺便帮他干点什么。他一见到我,总是说一句:“嘿,咸大龙!”然后就是熟悉的一笑;眯起眼睛,嘴角翘起,引得我也笑起来。那时候放电影换片都要停下来,换了拷贝再接着放,放一场电影总要停顿几次。在微弱的光线下,看大刘哥的面容总有几分憔悴,觉得他好辛苦。回北京的时候,我们彼此都会到对方家里看看,向各自的长辈问好,因此双方的家里人都对我们比较熟悉。其实那时很多知青战友都这样,有时候自己不能回家探亲,就让好朋友回北京时顺便到自己家去看望家长,那是一种完全的信任和真挚的情谊。

又过了若干年,我们先后回到了北京,但见一面非常不容易,住得比较远,当时又没有方便的通讯条件,连手机都没有。只有在马友聚会的时候才能见一面,彼此十分欢喜。直到这几年马友聚会比较勤了,手机微信联系也比较方便了,我们才接触多起来。一般家里来客人,我给大刘哥打电话,他总会赶过来和好朋友们见面。去年春天大刘哥和他的爱人惠生姐和我们一起出去旅游,先去河南郭亮村和云台山,一起去的还有李彭林、邵国安刘宏夫妇、双瑞玉梅夫妇、王启祥胡素英夫妇。除了一起吃饭,在游玩的时候,他和惠生姐往往单独行动,我想或许他们好静,也或许知道我要给大家拍照,多给别人一些拍照的机会。所以回到北京整理相片,我总是感到遗憾:给他们两口拍得太少了。后来我们又一起去福建旅游,去了武夷山、福州、厦门等地方。这次给他们照的也不多,但照的效果还不错。

   去年秋天我曾去过大刘家串门,他跑到419路公交车站来接我,回到家还是他下厨炒菜,菜肴中还有那道香喷喷的炸花生米,使我不由得联想起当年在军马场相处的往事。他说近来眼睛不好,看东西模糊,我劝他去大医院检查治疗。等过一段时间我再去看他的时候,他说一个眼睛做了手术,但效果不好,还是看不清楚,打算再去同仁医院,我说一定抓紧,别耽误了。后来提起20171月份的马友联谊会,我问他去不去,他说肯定去,而且他还说等身体好一点,就和我一起去涿州看望马增骐,我说:“好啊,到时候咱们一块去!”他还嘱咐我说:“你参加联谊会的组织要干很多活,很辛苦,别太累了!”说得我心里热乎乎的。114日联谊会那天,大刘哥来得有点晚,我看他脸色不太好,我想可能是路上奔波冻的累的。在他签到的时候,大刘露出熟悉的微笑。然后就坐到大厅里边的桌上和老朋友们去交谈了。我忙着照顾投影,又要抓机会拍照,始终没顾上去和大刘哥聊天。活动结束了,我和我爱人走到路上忽然想起鼠标忘拿了返回酒家去取,碰到为数不多的几个马友,其中就有大刘哥,他问我:“怎么又回来了?”我说忘拿鼠标了,他笑着说:“慢点,我就不陪你去了!”我也冲他一笑,招招手就过去了。没想到再见他就到了他生命垂危的时刻。当我听说他住进了中日医院生命垂危的时候,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一周前他还参加了马友的联谊会呀!然而在病房里,看到他昏迷不醒,用着呼吸机一口一口喘着粗气,手上扎着静脉注射的针管,听到他的妹妹介绍病情:“肺部感染,一直发高烧,因为是急性白血病晚期,注射青霉素都不起作用了,大夫说让家属有思想准备┄┄”我觉得好像有一块巨石压到胸口上。多么盼望能产生一个奇迹,使我的老哥病情好转,能够挽留住宝贵的生命!

     125日那天,还是传来了噩耗,尽管他的亲人,尽管他的好朋友对他有多少不舍,他——我们的大刘哥还是走了!走得那么匆忙,来不及和大家道别,来不及再给大家一个暖心的笑容。从此我们永远少了一个亲密战友,我永远少了一个经常关心我的好哥哥!只有痛,只有泪水,只有无尽的悲伤和怀念!当清明节到来的时候,我唯有提起笔来用这浸满泪水的文字寄托我对这位老哥哥的哀思,蓦然我仿佛在春天绚丽的花丛中又看到他那熟悉的笑容,愿他在天之灵安好,一切祥和!大刘哥,我们这些马友兄弟姐妹会永远怀念他!——大刘哥,您安息吧!


         2017年4月2日写于北京


   【原创】怀念我的大刘哥 - 竹林雨轩 - 竹林雨轩

   2016年4月在福建鼓浪屿和大刘哥合影。

【原创】怀念我的大刘哥 - 竹林雨轩 - 竹林雨轩

 在福建武夷山大刘哥留影。

【原创】怀念我的大刘哥 - 竹林雨轩 - 竹林雨轩

 去河南郭亮村大刘哥和马友合影。

【原创】怀念我的大刘哥 - 竹林雨轩 - 竹林雨轩

 2016年国庆节大刘哥和马友兄弟合影。

【原创】怀念我的大刘哥 - 竹林雨轩 - 竹林雨轩

   1971年延安军马场五连的战友在麦田里合影(大刘哥在后排右一)

【原创】怀念我的大刘哥 - 竹林雨轩 - 竹林雨轩

  2010年1月大刘哥和延安军马场的战友合影。

【原创】怀念我的大刘哥 - 竹林雨轩 - 竹林雨轩

 大刘哥2017年1月参加马友联谊会签到留影。

【原创】怀念我的大刘哥 - 竹林雨轩 - 竹林雨轩

这是大刘哥参加马友联谊会的大合影照片。(2017.1.14)


 

 


  评论这张
 
阅读(434)|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